黄瓜影院app安装

() 卢海龙低头思索,回想着《古今异志》中关于鳄类妖兽的记载。忽然,一个可怕的名字闪现在他的脑海之中“万古神鳄”。书中关于这种妖鳄的记载只有寥寥数语,连对妖鳄外观的描述都模糊不清,只说是一种十分厉害的妖兽,曾几次伴随大海潮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,人们甚至将神秘的妖鳄当成了海神膜拜,才有了“万古神鳄”这个威风的名字。

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坎宫出口的妖兽应该是‘万古神鳄’。由于对此种妖兽的了解甚少,我们不必与其纠缠过多。坎宫对应的是休门,属性中吉,应该很容易就能看到出口,我们的目的是保命过关。”卢海龙道。

“休门,中吉……是不是可以休息的地方?”苗昊商问道,“开门的云中廊桥一路都是欣赏风景,是不是休门也差不多?”

“休,意为休息,轻松。我估计除了最后的出口有妖兽把守之外,其他地方应该没有危险。”卢海龙微笑道。

“那就好。中吉门,要是还有危险就说不过去了。”苗昊商放松了心情。

还未走到桥口,迎面忽而吹来一阵凉爽的清风,不仅吹散了桥上的云雾,还给众人带来一丝平和的气息。云雾散去之后,大家看到了远方的场景。

多么美妙的景色啊!晴朗的天空之下,是湛蓝深幽的大海,怡人的海风阵阵吹来,耳边隐约响起浪涛声。远处海天一线,近处金色沙滩,海波荡漾,反射着点点阳光。浪涛层层,拍打着无垠海滩。潮声阵阵,有如天籁般悦耳。天高云淡,衬托出一片祥和。

众人惊讶又喜悦地走下了长桥,如此美景的确让人流连忘返、心旷神怡,唯有桥口石碑上蓝色的“坎宫”二字似乎提醒着他们仍然还在术藏宫之中。

柳茵茵索性脱掉了鞋袜,赤脚走在金色的沙滩上。如果说离宫沙漠的沙粒灼热而又粗糙,那么坎宫沙滩的沙粒可谓是清凉而又细腻,柔软的触感好极了,她的脸上露出了如同孩童一般灿烂的笑容。

海边搁浅着一条木船,造型十分美观。

向左右两边望望,弧形的海滩一直延伸到天边,消失在淡淡的白雾之中。

“看来,要坐这条船了。”卢海龙道。

可爱蕾丝裙少女笑容灿烂花样写真

姜桓谷与苗昊商将木船推进了水里,大家纷纷跳了上去。木船虽然不大,但载下他们几人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船入水之后,随着波涛起伏荡漾,慢慢向深海飘去。

“这船既没有桨,又没有帆,怎么会逆波前行呢?”姜桓谷不解。

苗昊商满不在乎地坐下:“管它呢,反正不能控制方向,就由着它漂好了。”

“你们看!”柳茵茵忽然指着不远处的水面惊呼。

循向望去,在船侧十几丈开外的海面上,露出了几排礁石,高矮相近,排列整齐,俨然是“休门”二字。

苗昊商嘻笑一声:“这标示还挺特别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大家陆续开始冥想,大海一望无际,如此一叶轻舟,不知何时才能漂到对岸。

时间在一片宁静中逐渐流逝,夜幕缓缓降临。满天的星斗明亮璀璨,一轮明月皎洁无暇。木船一直随着波涛轻微地上下起伏,周围没有参照,也不知船是否依然在前进。

苗昊商打了个哈欠:“好久都没睡过觉了,居然有了睡意。这船一上一下的,真让人犯困。”

姜桓谷睁开眼,打趣道:“那你下水推船吧,那样就不困了。”

苗昊商却说:“好主意!船慢悠悠地真是急人,让我给它加点速。”说完,他“噗通”一声跳入了海中,清凉的海水顿时驱走了他的睡意。他钻出海面,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,爽朗地大笑:“哈哈,舒服!”他双手推在船身上,两脚拍水前进。可没过一会儿,他又一纵身跃回了船里,躺下了。

“怎么,这么快就没力气了?”柳茵茵问。

“哪儿呀,推船根本没用!那船好像定在水里一样,我一使劲就感到从船身返来一股力量,我越用力,反力也越大,真是白费劲。”

“定在水里?难道船不动了吗?”柳茵茵不解。

苗昊商想了想,十分确定地回答:“不是,船还在动。我刚才跳下水时,船分明在向前漂。”

“肯定又是剑仙故意如此布置的。”姜桓谷道。

“算了算了,继续冥想,让船自己慢慢漂好了。”苗昊商坐起身道。

在平静的夜色中,木船缓缓漂向远方。

一整天过去了,木船还是慢悠悠地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中,在目所能及的范围里,除了海水,什么都看不到。

“卢兄,境界被压制在大乘,再冥想也提升不了修为,灵力完恢复之后干脆美美地睡上一觉算了。这里不是叫休门吗?我们要休息才能对得起这个地方。”贝元闭懒洋洋地说,“不过,他们三个还是可以继续修炼的。”他所说的“他们”,正是苗昊商、姜桓谷与柳茵茵这三个大乘期的人。

卢海龙“呵呵”一笑:“是啊。良辰夜色,朗月繁星,合当好好欣赏一番,如果有美酒佳肴,对酌一番就更好不过了。”

“这大海无边无际的,如此慢的速度要漂到几时?虽然宁静,但你们不觉得单调吗?

天上无鸟,水中无鱼,有些静得过头了。”皇甫玉道。

赫连馨忽然惊呼:“哎?会不会是我们弄错了?也许坎宫的出口在海底也说不定啊!”

卢海龙道:“应该不会,否则不会有船给我们乘。不过以防万一,我还是下去瞧瞧吧。”他跳进了大海。

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……一直到天蒙蒙亮,卢海龙迟迟没有浮出水面。

“老卢他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?”姜桓谷站起身,望着深蓝色的海水,有些担忧。

“这里不是中吉门吗?应该不会有危险。再说以他的实力,即便有危险也能保命逃走。”贝元闭道。

“不行,我不放心,我要下去找找。”姜桓谷刚准备下水时,从刚才起一直在眺望的皇甫玉道:“不用了,他回来了!”

姜桓谷回首一看,果然,卢海龙正从极远的地方向木船游来。

跳上船之后,卢海龙用灵力蒸干了身上的水,对众人道:“这海好深!”

“怎么,你没潜到海底?”贝元闭惊讶地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卢海龙摇摇头,道:“我一直潜了一个多时辰都没有看到海底,到了深处水里漆黑一片,根本什么都看不见,我就浮上来了,没想到你们漂了这么远。”

姜桓谷张大了嘴巴,吃惊地说:“这么久都没见底?这海得有多深……”

“别管海有多深了,至少可以确定一点,出口不在海底。‘休门’的‘休’字,其实还有‘休止’的意思,万物停止生长、停止发展,所以天上才无鸟,海中才无鱼。我们就耐心地等吧,总会漂到尽头的。”卢海龙道。

可说这话时的卢海龙万万没有想道,“漂到尽头”的那一天居然会让他们等待如此之久。

日月每天东升西落,晨昏午晚循环不停,暖热凉冷顺次交替,春夏秋冬四季变换……五年!木船在海上足足漂浮了五年,众人才“漂到了尽头”。

这五年内,大家不止一次地怀疑过出口是否在海底,可这片大海简直就是无尽的深渊,众人也不知深潜了多少次,都没能到达海底。久而久之,大家就放弃了“出口在海底”的想法。

他们也曾嫌船漂得太慢,决定弃船游泳前进,可不论众人游得多快,木船始终漂在身后不远的地方,看来剑仙如此布置坎宫,就是为了让闯宫之人乘船随波逐流。

无奈,众人只好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等待。就在五年后一天的清晨,当卢海龙做每日例行的远眺时,终于发现天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。

“快看!陆地!”卢海龙又惊又喜。

“什么?”“哪儿呢?”同伴们一听,都立即欣喜地站了起来。

“这……看不清啊!”苗昊商微微眯缝着双眼,可还是只看到模模糊糊的黑点。

贝元闭道:“没错,应该是陆地。”

“嗨,别管是什么了,五年了啊,已经五年了,在这早已看腻的海面上,总算出现一点儿不一样的东西了!”姜桓谷激动万分。

随着小船越漂越近,天边的小黑点也越变越长,大家终于看清了,原来是一座小岛!小岛的岸边也是一片沙滩,离沙滩不远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。密林似乎分布得很广,几乎涵盖了小岛的部。对看惯了天蓝蓝、看腻了海蓝蓝的众人来说,这一抹绿油油的颜色是多么的喜人!

小船悠悠地向岸边漂去,还未等到冲上沙滩,众人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船。这五年对他们来说是多么的难熬!如果在外面修炼,五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可他们却是身处术藏宫之中,心中时刻怀着对绝世仙剑的憧憬与保性命的担忧,四位渡劫境界的高手冥想又没有什么用,可谓是百无聊赖,如今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头。

涉过沙滩,众人来到了密林前面。在一棵大树旁,突兀地横着一段枯木。在枯木的侧面上写着“天蓬岛”三字墨迹。

坎宫休门对应的星曜正是“天蓬星”。看到这三个字后,卢海龙叮嘱同伴们:“各位,打起精神来,此岛就是坎宫的终点。密林内视线受阻,切记提防妖鳄。”

大家应了一声,进入了密林。

密林中的草木极其茂密,树与树之间距离很窄,树冠相连,让人眼花缭乱的藤蔓在各条枝杈间纠缠盘绕,地上长满了青苔,到处都湿漉漉的。

在这样的环境里根本走不快,卢海龙在最前,一边用仙剑破开一条道路,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形。

天蓬岛很小,所以密林也不大。众人只走了大约半个时辰,就来到了密林的中央地带。走着走着,卢海龙忽然站住了,抬起手来示意大家停步,又回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众人向前张望,但什么都没看见。

看到众人疑惑的眼神,卢海龙朝着侧前方指了指。通过两棵大树的缝隙,大家终于发现了,在大约十丈开外的地上,趴着一只巨鳄!

那只巨鳄的皮呈褐色,不仔细看就如同一大截枯木一般。通过狭窄的树缝只能看到鳄的上半身,目测估计整体至少在三丈以上。光那微微张开的大嘴就足足有一丈长!着实骇人。巨鳄的嘴随着呼吸上下微动,鳄眼紧闭,似乎在睡觉。距离这么远,都能依稀听到它沉重的呼气

声。

“万古神鳄……”卢海龙小声道,“既然妖鳄在睡觉,还是尽量不惊动它为好。我们悄悄过去,找找出口在哪里。”

大家一起轻手轻脚地向妖鳄走去,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。

突然,“啪嗒”一声响,原来苗昊商的仙剑太长,不小心磕到了一块石头。卢海龙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紧紧盯着妖鳄的大嘴。

妖鳄的嘴忽然闭上了,卢海龙暗道不好,刚想抽出仙剑,却被姜桓谷按住了手。姜桓谷冲他轻轻摇了摇头,向妖鳄的方向努了努嘴。

“吧唧、吧唧”,妖鳄发出了两记响亮的咂嘴声,眼睛根本没睁开,稍微挪了下位置之后又睡熟了。

姜桓谷回头狠狠瞪了苗昊商一眼,苗昊商不好意思地笑笑,他已经把仙剑捧在手里了。

虚惊一场,众人继续悄悄接近妖鳄。越过了遮挡视线的树木,他们总算看清了妖鳄的貌。

好一条万古神鳄!从头到尾竟然约有五丈长,还不包括那张长得吓人的大嘴。浑身布满了厚厚的一层鳞片,如同甲胄一般。尾部的鳞片上还长着尖刺,尾巴末端更是横生两根大骨刺。鳄口之中满嘴利齿,竟然长了两排。四肢粗壮,背隆腰圆,活脱脱的一个怪物!

“天呐……”柳茵茵惊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卢海龙吃惊归吃惊,但他更在意的是万古神鳄身后的一个不起眼的洞穴,妖鳄正趴在一个深坑之中,洞穴就在妖鳄尾巴后面的坑壁上。

卢海龙指了指那个洞穴:“那应该就是出口!”

贝元闭却怀疑说:“我看怎么更像是妖鳄的窝啊……如果进去之后发现不是出口,被它堵在里面就惨了!”

卢海龙笑道:“妖鳄守着的必定是出口。如果是它的窝,它何苦在外面睡觉呢?”

贝元闭摸了摸脑袋:“说的也是……可妖鳄堵在洞口,我们得想个办法进去。”

卢海龙略一思索:“这个容易。用‘调虎离山’之计即可,不过要麻烦贝兄了,用你的《一气三元》身法。”

贝元闭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加入了你的队伍总要出点儿力才是。你们先躲起来,我把妖鳄骗走。”

卢海龙抬头看了看,轻轻一跃,悄无声息地跳上了一根树杈。其他人也纷纷上了树,只剩贝元闭一个人在地上。

贝元闭先是悄悄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一段距离,为得是引开妖鳄之后给众人留下更多的时间。看好了退路之后,他拔出仙剑,对着妖鳄大吼了一声:“你这头畜生!给我起来!”

万古神鳄“呼”地一下立了起来,黄色的鳄眼冷冷地瞪着眼前那个出言不逊的家伙,当然,它不可能听得懂。妖鳄站起后的身高足有两丈高,而贝元闭身长还不到八尺,在妖鳄的眼里,他就是个小不点儿。

看到妖鳄没有挪动身躯,贝元闭又骂开了:“你这头蠢鳄,挡在洞口做什么?看你的那副傻样,简直是笨透了!你以为长得又长又大就厉害了吗?”

树上的几位姑娘都抿嘴偷笑起来,卢海龙传音道:“贝兄,你骂得再难听它也听不懂啊,上去引逗一下,让它追着你离开就行了。”

贝元闭哈哈大笑:“骂就要骂个痛快!蠢鳄你想跟我打架吗?看招!”他挥起仙剑冲了上去。

万古神鳄一直没将贝元闭放在眼里,它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小不点儿如此聒噪,挺烦的。看到贝元闭冲了过来,妖鳄终于动了,不过,只是原地动罢了。它侧过身来一甩,带着两根大骨刺和一干小刺的尾巴冲着贝元闭扫了过来。

妖鳄的尾巴太长了,贝元闭只能跳起来闪过,刚落地,尾巴又摆了回来,他又是一跳,那长长的骨刺“砰”的一声扎进了坑壁,又“刷”的一下拔了出来。这一下正扎在坑壁上的一块巨石上,扎了个大洞,巨石布满了裂纹,一阵“咔嚓”碎裂声之后,坑沿居然塌下来了一大截,好惊人的威力!

妖鳄的尾巴没有停下,拔出坑壁之后又抡向了贝元闭,贝元闭立即施展《一气三元》身法逃开了。妖鳄惊讶于他居然能分出另外两道身影来,但并没有追上前去。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它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之后,竟然又趴下开始睡觉了!

贝元闭跑了几步,发现妖鳄并没有追赶上来,于是又折了回去。这次他不再骂了,直接挥剑斩向妖鳄的嘴巴。妖鳄似乎早有预料,忽然睁眼向前一蹿,张开大嘴露出利齿,向贝元闭猛咬过去。

贝元闭吓了一跳,依靠偷盗练出的疾速反应,再次施展《一气三元》身法,最右边的一道身影是真身,左边那道身影撞在了坑壁上,中间那道身影径直冲进了妖鳄的嘴里。

妖鳄牙齿合拢,发现咬了个空,而贝元闭却安然无恙地站在不远处。它不禁有些发怒了,重新站了起来,喉间“呼哧”作响,前身微蹲,尾巴轻甩,摆好了攻击的架势。

“就是这样!”贝元闭立即逃开。他刚才思考过了,也许是《一气三元》身法让妖鳄犯迷糊了,不知道该去追哪一个,所以才没搭理他。因此,这次他并没有用《一气三元》,速度要稍慢一些。

可逃开一段距离之后,贝元闭回首一看,妖鳄居然不上当,再一次闭上眼睛趴下了!